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山西白癜风遗传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4 15:52:1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山西白癜风遗传吗,高要白癜风医院,微循环与白癜风的致病关系,得了白癜风一直没治好怎么办,五指山白癜风医院,河南白癜风能治吗,德州如何治疗白癜风

刘诗昆万象新天幼儿园散发刺激性气味的塑胶跑道已被拆除,换成了草坪。

  新京报记者 潘佳锟 摄

  昨日,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中国绿发会(简称中国绿发会)与北京市朝阳区刘诗昆万象新天幼儿园(简称刘诗昆幼儿园)的公益诉讼,以调解方式在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结案。根据调解协议,刘诗昆幼儿园拆除园内铺设的塑胶跑道并铺上草坪,以保护生态环境为目的向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捐助10万元。

  去年4月,刘诗昆幼儿园铺设的塑胶跑道,被发现向外散发刺激性气味。中国绿发会以刘诗昆幼儿园破坏大气和土壤环境,对社会公共利益造成侵害为由,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刘诗昆幼儿园承担拆除该幼儿园内的塑胶跑道,对污染的土壤和大气环境采取修复或替代性修复措施等责任。据悉,这是因“毒跑道”事件引发的全国首例环境公益诉讼案。

  幼儿园跑道异味 公益组织起诉

  去年3月26日至4月1日,刘诗昆幼儿园铺设塑胶跑道。投入使用后,塑胶跑道向外散发刺激性气味。中国绿发会在获知该情况后,向刘诗昆幼儿园发函,要求其采取措施,拆除塑胶跑道,消除对大气和土壤环境的污染。随后,中国绿发会以刘诗昆幼儿园破坏大气和土壤环境,对社会公共利益造成侵害为由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刘诗昆幼儿园承担拆除该幼儿园内的塑胶跑道,对污染的土壤和大气环境采取修复或替代性修复措施等责任。

  去年7月21日,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该案,并于次日分别向北京市环境保护局、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北京市朝阳区环境保护局及北京市朝阳区教育委员会就案件受理情况发送告知书。

  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已执行完毕

  在案件审理的过程中,刘诗昆幼儿园认可确实铺设了塑胶跑道,在出现问题后于去年6月就动工拆除了,而且表示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弥补造成的损害。中国绿发会与刘诗昆幼儿园均有通过调解方式解决纠纷的意愿,承办法官多次主持双方当事人调解。调解过程中,刘诗昆幼儿园主动拆除塑胶跑道,并铺上草坪,双方共同积极推动刘诗昆幼儿园集团公司下属其他幼儿园拆除塑胶跑道,并已实际执行。

  今年2月24日,中国绿发会与刘诗昆幼儿园达成调解协议,内容为:北京市朝阳区刘诗昆万象新天幼儿园拆除在该园内铺设的塑胶跑道,并铺上草坪;刘诗昆幼儿园以保护生态环境为目的向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捐助10万元。这两项内容刘诗昆幼儿园均已经执行完毕。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5条第1款之规定,法院于2017年3月2日将调解协议的内容在《人民法院报》上进行了公告,公告期30日。公告期满后未收到任何意见或建议。2017年4月10日下午,法院向双方当事人出具了正式的调解书。

  ■ 追访

  北京市高院:调解解决更有利于执行

  “通过调解方式解决了具有社会影响的全国首例“毒跑道”引发的公益诉讼案,不仅及时保护了环境,案结同时执行落地,而且法院未就案办案,通过调解一并解决了其他问题,创新丰富了公益诉讼承担责任的方式”,昨日,据北京高级人民法院通过官方微信“京法网事”表示,调解书内容第一项包含了拆除塑胶跑道和通过铺上草坪的方式对受污染的土壤和大气环境采取修复或替代性修复措施,是对生态环境的及时保护;调解书内容第二项包含了通过以保护生态环境为目的捐助,向社会承担公益责任,促进生态环境保护。

  北京市高院同时指出,实际调解范围不限于涉案幼儿园,而是通过调解推动刘诗昆幼儿园集团公司下属其他多家幼儿园拆除塑胶跑道,并已实际执行。

  北京市高院认为,此案以一案解决数案,降低诉讼成本,并及时保护环境,维护未成年人权利,并能够通过调解全面及时地将污染源拆除和恢复生态环境原状。同时在责任上通过公益捐款这种创新形式承担社会责任,代替过去仅限于被污染环境的治理,使具有公益性的捐款、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的款项以及惩罚性的款项能够有专门的途径,为社会整体环境治理发挥更大的公益功能,在公益诉讼中丰富了承担环境责任的方式。

  中国绿发会:希望出台校园跑道国标

  中国绿发会法律部主任王文勇昨日认为,案件能够得到妥善解决,四中院在审理时给予了公益环境诉讼很大的支持,在案件起诉开始,原本将幼儿园与施工方作为共同被告,但随着审理的深入出现了小插曲,在法庭上,施工公司提出涉案合同的公章是假的,法官就此还进行了调查,确认合同公章确实是假的。因为考虑到可能涉及刑事案件,绿发会提出撤销对施工方的起诉。

  王文勇表示,全国此类事件数量不少,希望目前仍在使用毒跑道的学校和幼儿园能够勇敢地站出来,撤换毒跑道。同时他也提出,在国家管理层面,目前尚没有适合幼儿园和中小学跑道的国家标准,这造成了目前各地的管理混乱,希望此类国家标准尽快出台,绿发会也将持续从事有关环保生态的公益诉讼。

  ■ 探访

  涉诉幼儿园塑胶跑道“变身”草坪

  昨日下午4点半,北京市朝阳区刘诗昆万象新天幼儿园还没有放学,但已经有十余位家长在大门口等待。至于该园此前铺设问题塑胶跑道一事,等在门口的一位家长表示,现在幼儿园已经将有问题的塑胶跑道拆除换成了草坪,“里面绿色植物倒还挺多的。”

  下午5点放学,等待在幼儿园门口的家长陆续进入园内。穿过教学楼径直向南走,便是此前铺有问题塑胶跑道的操场。操场外围一圈铺有灰色砖路,中间则是草坪。因未到季节,草坪大部分还是枯黄色,草坪上放有三座滑梯,滑梯底座周围有集中连片的绿色植被。

  据刘诗昆万象新天幼儿园一位负责招生的邸姓老师介绍,在去年发现问题塑胶跑道之后,幼儿园方面于9月将铺设在园内的塑胶跑道拆除,换成草坪。她坦言相比于塑胶跑道,铺设草坪的成本要更贵,“差不多花了几十万”。

  “等过几天暖和了,我们要根据草皮的情况进行补种。”邸老师表示,目前还需要对草坪进行后续养护。包括夏天相应的蚊虫也会增多,到时候也会加强对学生的保护。

  对于学费是否会由家长负担,邸老师表示否认:“我们幼儿园的学费已经将近两年没有变过。换草坪,增加园内的绿植,这对学生也是有好处的,这个钱我们不会从学生身上找回来。”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王巍 潘佳锟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济南白癜风可以传染吗